当前位置:首页 社会资讯

少妇哺乳期玩网情赚零花 小伙未曾谋面轻付万元

处在哺乳期的江苏少妇晓娟,闲来无事竟然玩开了网情游戏。他自称是与丈夫离婚的单身,引得求偶心切的山东未婚小伙要天不许地。短短三个月余的时间,这位连晓娟面都没见的青年古山,便在晓娟身上花了万元。纸里怎能包住火?近日,随着警方将这期诈骗案件的侦破,丢人现眼的晓娟自然难以逃脱警方的刑事处罚。

被江苏女子诈骗的受害青年古山,今年三十挂零,系山东临沭县一大龄青年。古山报案称,2016年8月,他利用微信搜索时,搜索到一个网名叫“爱你的女人”,古山便将其加入微信。“爱你的女人”自称刘某,两人热聊一周后。刘某说自己刚和对象分手,现在手里没有钱,我想买一套化妆品,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用?”古山一听需要400多元,二话没说,通过银行把500元发到刘某的银行卡。只是古山汇款时发现银行卡主显示晓娟,刘某说晓娟是她的大名,此后,古山便称呼刘某为晓娟。

古山跟晓娟聊了20天左右,晓娟说天天去姐家里面用无线网下载电影不方便,自己想在自己家里面安装宽带。古山一听,当天便去银行把500元转到晓娟的银行卡里。期间,已过而立之年的古山求偶心切,虽说两人始终未曾谋面,但通过现代化的微信聊天方式,他已经被晓娟聊得难舍难分。特别对晓娟提出的花钱要求,他基本是有求必应。尤其是2016年10月后,晓娟电话里一声“老公”,叫得古山飘飘欲仙。随着晓娟称谓的改变,古山的花钱也随着晓娟的加码而大方起来。

2016年10月的一天,晓娟电话里说:“老公,我上街把手机弄丢了,我现在用我妈妈的手机,你发工资了没有,我想买个手机。”古山问她想买什么品牌的手机,对方回答想买OPPO手机,需要2700元,古山接着就去银行汇了3000元。10天以后,晓娟又以手机卡充话费为名,再次让古山慷慨汇了500元给她。转眼到了2016年11月初,一天上午,古山突然接到晓娟求助的电话,几经问询之后,晓娟才以羞赧的口气说,她怀了前夫的孩子,要做留引产手术。古山关心地问需要多少钱,晓娟这回回答干脆:“你有多少钱就给我多少吧。”古山刚刚发了4500元工资,自己留了500元吃饭钱,通过银行把4000元给了晓娟。2016年12月初,晓娟声称住在朋友家里,要回家把身份证和户口本偷来,带着行李去临沂找古山。同时说自己又没有钱了。”第二天,古山发了4000多元的工资,还账后还剩下2700元,他给自己留了700元,把2000元汇到晓娟的银行卡。就这样,古山连晓娟的面都没见,便一次次将累计万元的现金汇给了晓娟。

时值春节临近,眼看离晓娟事先约定见面的日子越来越近,可古山突然发现晓娟跟他得聊天却少起来。他用微信给对方发消息,晓娟有时几天才给我回,古山为此忐忑不安。几天后,晓娟电话里对古山说:“老公,我没脸见你了,家人不同意我们两个人在一起。我家人把我关在家里,我家人要没收我的手机,我气的把我的手机摔了,我现在用的是别人的手机。”从此以后,古山听不到晓娟得音讯。腊月中旬,从临沂打工回到老家的古山,经过亲朋好音查听,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。原来,晓娟跟丈夫过得好好的,眼下,晓娟正处在哺乳期,孩子刚七八个月……如雷击顶的古山迫不得已,来到临沭县公安局大兴派出所报警求助。

临沭警方根据古山报案,依法对涉案人晓娟进行传讯。开始晓娟以自己无聊聊天为由,拒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,等民警出示古山前后数次汇往其银行卡万元现金的小票后,晓娟无法掩盖自己以谈恋爱为名骗取钱财的作案事实。2017年1月24日,临沭警方依法对晓娟采取刑事措施,鉴于晓娟正处在哺乳期,依法对其办理取保候审刑事强制措施。晓娟婚后刚刚生了孩子,一家三口过得其乐融融,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她竟打着单身的幌子,通过网络玩起感情游戏。万元的零花钱虽唾手可得,但她为此付出的,不仅是颜面上的丢尽,道德上的谴责,更有法律上的追责。但愿晓娟痛定思痛,在接受法律处罚的同时,走好今后的漫漫人生路。同时也告诫象古山一样的网上谈情说爱者,网上得来终觉浅,谈情说爱中,多一些甄别与提防,以免感情受到伤害,更甚者是个人财产受到损失。(文中晓娟、古山皆系化名)(陈兆永 李青泽)
我要发言